棋牌娱乐手游
棋牌娱乐手游 » 文体 » 名流专访 »

《少年派》编剧是咱合晚资深编辑

热播电视剧《少年派》最近在热搜上很火,这部剧的编剧之一九枚玉就是本报资深编辑王小波。剧中闫妮扮演的王胜男与丈夫和女儿之间种种矛盾和对话,其实就是她在陪读过程中的真实反映。九枚玉与六六共同执笔的《少年派》已经是两人二度合作。二人首次合作的作品是电视连续剧《女不强大天不容》。

记者出身对创作影响很大

从1989年进入《合肥晚报》开始从事采编工作,九枚玉有着30年的传统媒体工作经验。从记者,到做副刊、文娱,再到做编辑,她对文字始终有着很敏锐的感受。

2013年九枚玉在报社从事文娱版面的工作,那个时候纸媒开始萎缩,“不安全感,很焦虑”。

“那个时候我都已经快50岁了,要我离开报社肯定是不可能的了。”九枚玉坦言,那个时候在报社当编辑的确是一个留在舒适圈的选择。

“一个做了这么多年报纸工作的人,对报纸有一种不舍,但是不做报纸的话,也想要有说话的欲望。”这样的欲望,怎么得以抒发?在九枚玉看来,写文学作品是最好的方式。

也正是因为有着在报社三十年工作的经历,在50岁的年纪转型去当编剧,的确是有推动作用的。“因为这30年经历太丰富了,在创作人物方面,在台词写作方面,会不时地蹦出来这么多年看到过的人、采访过的人、经历过的事件,这些东西对我的人物塑造都很有帮助,他们时常说你的这些人物千人千面,每个人讲话都不一样,这是生活给我的,感谢合肥晚报这么多年来给我的培养。”

与六六从挚友到合作伙伴

2001年左右,九枚玉在副刊部当主任,那个时候《合肥晚报》的副刊可以说是非常强势,特别是每日更新的小说连载,很多人都是从合肥晚报上把一整部小说看完并且收集起来的。从哪里找到这些符合大众口味的小说连载呢?九枚玉那个时候就混迹在天涯社区里,不断地寻找到好的作品,然后联系作者,授权小说的刊载权。

“当时我就发现了六六的作品《王贵与安娜》,我找到她希望能转载她的这个作品。”九枚玉说,看到这篇小说以后“挖地三尺”终于把六六给找到了。当时六六也同意了转载,但是没想到被合肥的另外一家媒体早一步转载了这篇小说。六六说,她当时不知道原来省城合肥有两份晚报,以为给的就是《合肥晚报》。

失去了这么好的一部小说转载机会,九枚玉不肯放弃,她多次在网络上和六六交流希望她能再写一些作品。“她当时说写不出这么精彩的东西了,我就鼓励她说‘你文笔这么好,我当了这么多年副刊编辑,我能看得出来你可以的’。”

不出所料,六六后来果然写了几部流量小说,《双面胶》、《蜗居》都是在《合肥晚报》唯一连载的小说,后来也拍成了大热的连续剧。

那个时候,九枚玉与六六就是作者和编辑的关系。六六是合肥人,有一次她从新加坡回来两人见面后发现彼此三观很合,于是从网友变成了生活中的朋友。

在纸媒开始萎缩的时候,六六曾经劝九枚玉一起执笔写戏。“第一次提的时候我没有接,因为有点害怕,有些朋友合作以后没有成果,最后连朋友都没得做。我掂量之后决定,我宁愿要这个朋友,不要有合作。”

陪读的九枚玉就是王胜男本人

2013年可以说是九枚玉潜移默化转型的一年,那年她既是报社编辑,又是陪读妈妈,还同时在写《女不强大天不容》和《陪读日记》。

当年,《女不强大天不容》写了10万字以后六六看了被全部推翻重来。但即便是那被推翻的10万字,被海清看到后却喜欢得不得了,看过以后海清二话没说拖着行李箱就来到《合肥晚报》要体验生活,“她跟我说好久没有遇到郑雨晴这样的角色了。”

在写《女不强大天不容》的那段时期,对于九枚玉来说是最难熬的日子。“那个时候还在文娱部,每天早上5点多开车从经开区到报社赶早会,有的时候到华灯初上才能回去,每天从报社往返经开区20多公里,穿城而过,中间还要穿越两个高架,感觉像出了趟差。”

一边在创作《女不强大天不容》,一边她还在坚持写《陪读日记》。《少年派》很大一部分是出自《陪读日记》。例如,林妙妙全家搬到学校附近陪读等剧情。

“太辛苦了,太累了,真的很累的时候我怕自己会打盹,关上车把自己关在车里扇自己两个耳光。这段我是写在王胜男身上,但是我看电视剧,好像这段减掉了,但是在书里会有的。”九枚玉说,小说中的王胜男就是自己,剧中很多王胜男与女儿、丈夫之间的对话,都是她在生活中的对话。

因为源于生活,很多人看过剧后都会感叹,“你们是在我家装了摄像头吗,怎么说的话都一样。”

很多观众看过也在询问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也曾经在背后骂过自己。“我女儿小时候在日记里骂过我,我偷看了那次日记,我有了反省我觉得妈妈这个行当,不是你生了孩子就天然为妈妈的。父母这个角色看似没有培训,但是他们很难当。”九枚玉觉得,其实在教育陪伴孩子的成长过程中,父母学习成长得更多。

营造气氛为写出少年感

最近,《少年派》不断上热搜,很多人也在网上炒起了林妙妙和钱三一的搭档。甚至,还有网友连夜写起了番外。也有很多人在猜测这部剧的走向,林妙妙和钱三一到底会怎么样?

“写剧本的时候就像写稿子一样,有很多会规避的,不会刻意写早恋。”九枚玉说,看到现在很多题材青少年的剧都很丧,早恋、堕胎、跳楼这些,但其实这些都是个例。“我们想反映的是普通青少年的生活,普通青少年没有这么极致的。每个人都是从青少年过来的,暗生情愫是都有的,这是一种很美好的小感情,但是他们没有再往前走。”

虽然《少年派》中没有流量担当,闫妮和张嘉译可以说是挑起了话题大梁。对于剧中人物的表现,九枚玉表示,她们的二度创作把剧本中平面的东西变成了活生生的人,“我觉得是超越了原剧本的创作,小演员也都表现得很好。”

《少年派》人物众多,四个家庭,年龄跨度也很大,已经50出头的九枚玉,怎么写出少年人的心事?“我发现听歌,听一些有少年感的歌曲,能够把我带回我的青春时代,我每次开始写的时候我要听一段时间五月天的歌,把自己的情绪带到少年时代。我自己也成了五迷。”有的时候,为了营造气氛,她还买了一种香水,喷洒之后能闻到阳光的味道,“感觉自己在阳光灿烂的季节,一个白衣少年向你款款走来的那种感觉。把自己带入到少年的时光里,自然而然写出了少年感。”

这部剧火了,顺便也带火了合肥的一所中学,这就是九枚玉陪读的合肥一六八中学。“写作一定需要有一个抓手,那个时候我在陪读,对学校的作息都很了解,自然也就是以他们学校来写这个剧。”

合肥晚报 ZAKER合肥记者 韩婷/文 赵瑞瑞 王路/图

编辑: 潘倩 返回棋牌娱乐手游首页
畅行豫皖浙——商合杭高铁全线开通运营
 
博评网